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cache/85a496b3bbbdc3f6637b8143f614e1d5):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chengbei05.cn/show.php on line 613
(机遇香港)科技赋能下的提效与扩容——探访香港国际机场禁区OldMacDonald老人

原创 (机遇香港)科技赋能下的提效与扩容——探访香港国际机场禁区OldMacDonald老人

中新社香港6月15日电 题:科技赋能下的提效与扩容——探访香港国际机场禁区

中新社记者 郑嘉伟

“面对竞争,我们会利用好科技创新成果不断提升效率,做好服务,努力实现客货运容量最大化。”香港机场管理局署理行政总裁及首席营运总监张李佳蕙15日接受中新社采访时如是说。

香港国际机场作为全球航空枢纽,国际货运量连续13年保持全球第一,客运量亦位列全球前三,如此庞大体量下如何借助科技创新进一步挖掘潜力?带着这一问题,记者深入机场禁区一探究竟。

记者首先来到香港国际机场的“大脑”——机场中央控制中心。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巨大的弧形中控大屏幕,按照功能分为飞机起降、停机坪、客运大楼和地面交通4个部分。中控大屏下方整齐排列着一排排“小屏”,工作人员散布其间,正有条不紊地监测、调度整个机场的运行。

图为香港国际机场中央控制中心。中新社记者 郑嘉伟 摄

香港机场管理局机场运行副总监方瑞文介绍,这是全球最大规模机场中央控制中心,覆盖全机坪的4K摄像头收集不同功能区域的信息,并在此整合成一些指标直观呈现,工作人员能像高明的医生一样实时追踪机场运作的“健康”情况,作出精确“诊断”,并及时调度处理。

“香港国际机场三跑道系统预计今年底投入使用,届时我们的控制中心也会进一步扩大,全面匹配三跑道系统。”他说。

离开中央控制中心后记者一行来到货运停机坪,一辆蓝色的拖车拖挂着行李箱缓缓驶来,驾驶舱空无一人,靠近人群时却稳稳停住,并鸣笛提醒避让,待记者远离后车辆又重新启动出发。

图为香港国际机场使用的无人驾驶拖车。中新社记者 郑嘉伟 摄

方瑞文告诉记者,这种无人驾驶拖车2019年开始投入使用,已是“老员工”了,近年来机场不断更新迭代,在不同区域运行各具功能的无人驾驶车辆,如协助安保的无人驾驶巡逻车和负责运送乘客的穿梭巴士等。

“截至目前,香港国际机场已投入超过50辆无人驾驶车辆,总行车距离逾115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28圈,为机场节省大量人力成本,同时确保相关功能区在恶劣户外环境下仍能有效工作。”方瑞文说。

此外,香港国际机场还设有自助安检闸口,运用人脸识别技术,令离港过程快捷顺畅;在客运大楼内,旅客总能看见机器人“辛勤劳作”,游荡于各个角落进行日常消毒和清洁。

张李佳蕙告诉记者,国际旅客过去乘坐航班需要提前2—3小时赶到机场,如今在种种科技创新赋能下,各环节等候时间大幅缩短,国际旅客从抵达机场到登机最快仅需1小时,不仅便利旅客,机场也得以在有限空间内实现更大容量以接待旅客。

图为香港机场管理局署理行政总裁及首席营运总监张李佳蕙接受媒体采访。中新社记者 郑嘉伟 摄

张李佳蕙还表示,近年来中国内地科技创新蓬勃发展为香港国际机场发展带来新机遇,机场内外多项智能设施背后都有内地科技公司的支持,未来会继续与内地加强协调合作,努力打造智能机场。

“未来竞争会很激烈,但是我们有背靠祖国、联通世界的优势,因此我对香港国际机场保持领先有信心。”她说。(完)

  药物预防不能代替疫苗接种,只能作为没有接种疫苗或接种疫苗后尚未获得免疫能力的重症流感高危人群的紧急临时预防措施。可使用奥司他韦、扎那米韦等药物,建议在发生流感病毒暴露后48小时内及时应用。

  蔡学飞对此持谨慎态度,“考虑到目前市场相对偏紧的需求现状,零售价变动幅度不会太多,茅台提价的具体市场后续反应表现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那么,房票安置到底意味着什么?镜鉴咨询创始人张宏伟解释称:简单理解就是一个项目要拆迁,不给住户分房子(实物安置),或直接马上进行货币补偿(货币安置),而是给到一张面值基本等同于或略高于货币补偿金额的支票,以在市场上买房子抵房款。这样开发商收到的不是现金而是房票,之后再找相关政府部门兑现。

  冯栢文认为,澳中两国高层接触可以为改善贸易关系铺平道路,并为双方企业打开大门。“我们希望此访将为希望扩大或巩固在中国市场的澳企带来更多机会和明确方向。”

  贵州茅台上一次涨价还要追溯到2018年元旦,彼时将飞天茅台酒的出厂价由819元提高到969元,零售指导价由1299元上调到1499元,平均上调幅度18%左右。

  《日经亚洲评论》10月30日报道称,加拿大钨企阿尔蒙特工业公司首席执行官刘易斯·布莱克日前披露:“发达国家没有弹药储备了,而且也没办法增加产能……大家都在想办法增加弹药产能,但没有钨了。”